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庆在线  >  今日大庆  >  综合新闻图片
搜 索
从"自在"到"自为" 一种文化价值的选择和认同
2018-11-29 09:32:58 来源:大庆网  作者:潘爽 孙娜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原标题:从“自在”到“自为”一种文化价值的选择和认同

  ◎大庆文化志愿活动在向公共文化机构的自觉探索与建设转变中,存在队伍单一、缺乏长效机制、服务经费不足等问题。更为重要的是,文化志愿者的心理认同与身份认同仍不够明晰

  在大庆文化志愿者圈子里,中学体育教师赵立伟是个“传说”。

  那年,二百三十多斤的他为了减肥走近广场舞,没成想,这一跳一发不可收拾,跳成了杜尔伯特塔拉吉恩图文化志愿服务队队长,跳成了2017年黑龙江省十佳文化志愿者。

  这个省级十佳文化志愿者称号,赵立伟是全市头一个。

  塔拉吉恩图文化志愿服务队现有队员200多人,是全县40余支文化志愿服务队中的大队伍。在全市广场舞比赛以及“激情之夏”“大庆之冬”等群众性文化活动中,总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在塔拉吉恩图文化志愿服务队从20人发展到200多人的那段时间里,我市文化志愿服务活动也取得了很多荣誉:市图书馆被文化部评为“2015年度文化志愿者典型”,市群众艺术馆“唱响大庆幸福谣”广场舞培训被评为2014年省级文化志愿服务项目,市图书馆、市博物馆、群众艺术馆被评为黑龙江省学雷锋志愿服务示范单位,“群星舞蹈团”被评为2017年黑龙江省十佳文化志愿团队,《蒙古族四胡音乐》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包杰被招募为全省首批农民文化志愿者艺术团成员……

  发展是一把双刃剑。处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攻坚期的我市,在文化志愿者队伍的发展上也面临着一些不可回避的问题。

  缺乏长效服务的文化志愿者队伍

  大庆市文化志愿者总体呈现人员数量大、骨干少,年龄偏老龄化。此外,参加短期志愿服务的工作者占比较大,开展志愿服务的频率低,持续性差

  杜尔伯特文化馆副馆长吴琼见证了三年多时间里,杜尔伯特文化志愿者的变化——参与人数越来越多,更值得一提的是,专业人士开始陆陆续续地加入其中,带动了业余文化志愿群体的发展。“一个带头人带动了一群人,一群人又去影响身边的每一个人。就像个体带动整体,整体影响个体,互相促进。”吴琼说,如今在杜尔伯特,文化志愿者超3000人,累计网上服务时间400余小时。“实际服务时间比这个长,但因为志愿者大多是中老年人,上网注册的仅有500人左右。”

  事实上,这个现象不是杜尔伯特独有,而是遍布全市。原因在于,我市文化志愿者呈现人员数量大,但年龄偏老龄化,知识更新慢,无法完成网上注册、服务时长记录等要求。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我市除市图书馆、市博物馆外,其他地方的文化志愿者多为中老年人。

  龙凤区九彩路艺术团团长刘汉民告诉记者,在他们的团队之中,仅有一个18岁的高中生。“基本都是四五十岁的。大多是退休的。在职的职工都是倒班的,有空闲参与活动的。”而事实上,这个18岁的高中生多是跟着母亲一起来参加活动,以寻找平台锻炼自己为目的。今年上了高三的她,因学业紧张,也很久没有参与活动了。

  赵立伟说,塔拉吉恩图文化志愿服务队的情况也大概是如此。平均年龄五十一二岁的队员,靠着一片热忱在做公益。

  市图书馆与市博物馆则不同,它们位居市区,又临近大学,所以不乏大学生加入到文化志愿者队伍中。市博物馆活动中心主任白静告诉记者,馆内年均接待观众80余万,讲解员、领票员、安全保卫等职位时缺人手,为此,近年来市博物馆不断扩大讲解员志愿者队伍。“馆内注册志愿者共计100多名,其中三分之二是大学生,三分之一是年龄在50岁左右的在职职工。因小小讲解员活动,又多了一些小学生面孔。”白静说。

  但年轻的大学生往往成不了长期文化志愿者。2015年2月成立的市图书馆志愿服务队,现已招募文化志愿者2500多人,主要为图书借阅咨询、图书流动配送、读者公益培训、少儿阅读推广、文艺精品展览、诗歌朗诵等活动服务。

  然而,“一些大学生文化志愿者是短期志愿服务,导致文化志愿服务频率低、阶段性强、延续性差。”市图书馆工作人员介绍,这部分志愿服务行为目的明确,所谓开具志愿服务证明,以完成学校要求为主,一旦获得证明便停止志愿服务。

  在老百姓对文化的需求日益增加的同时,文化志愿者其实是一种社会进步的需要。但在调查采访中,有多位文化志愿者提到,“社会对文化志愿服务认知度比较低,加强志愿服务的宣传推广及志愿者培训、提高志愿服务质量很是需要。”

  宣传推广尤其是志愿者培训,需要骨干力量。但现实情况是,文化志愿者骨干力量缺乏。

  这种处境市群众艺术馆副馆长王薇薇感受明显。“馆内16个编制人员,每个人都要带班授课。”前日才从杜尔伯特“结对子、种文化”回来的她,如今正带着群星艺术团排练,为月末省里比赛做准备。

  目前,群众艺术馆志愿者团体有10个,这些文化志愿者多为各县区艺术院团的骨干精英或负责人。为努力建设高质量的文化志愿者服务队伍,一直以来,馆里采取的是让文化志愿者自主学习和定期培训相结合的方法,一方面培养爱好者,增加群众参与文化的黏性;一方面做系列精英培训,让这些精英引导、带动更多的人成为精英。“遇到大型群众文化活动,仍会觉得精英骨干少,能独立带队的少。”尽管馆内30多个志愿老师,经过精挑细选,在大庆文化圈皆为耳熟能详的人物,比如剪纸书法老师王卉、声乐老师白雪、朗诵老师潘峰……虽然也见喜人的培训成果,但火候仍是不够。

  骨干少,经营少,参加演出的群众多是奔着对文化的爱好,大多水平参差不齐,往往无法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提供不了高品质高水准的文艺演出。此外,因为缺少系统的培训,大部分文化志愿者只能做些简单工作,打击了他们文化志愿活动的积极性与参与性,甚至造成了人才的流失。

  在共识空间中,实现“自我”与“他者”的统一

  文化志愿服务,根本上是一种文化价值的选择和认同。对于文化志愿者群体而言,构建一定的共识空间是凝聚社会认同感不可或缺的元素。需要达到“自我”与“他者”认同的统一,共识才有构建可能

  王薇薇还说起一件事儿,关于社会对文化志愿者这一群体的认同感不足。群众艺术馆想打造童声合唱团,虽然免费,但招生方面仍有顾虑。“有些家长可能觉得一对一的更好,这种大合唱团在他们心中不太专业。”王薇薇说。王薇薇以及团队人员的这种顾虑不是无中生有。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家长,都认为想让孩子学艺术特长,还是花钱请专业老师进行细致系统的培训,公益的合唱团只能让孩子交交朋友、见见世面……

  市文广新局工作人员认为这是共识空间缺失的结果,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文化志愿者的自我接纳,一个是他人对文化志愿者的评价。尽管,我市的文化志愿服务从民间的、自发的向公共文化机构自觉探索与建设转变,文化志愿服务逐步有组织、有策划、有人手,有品牌。然而,“对文化志愿者这一身份的认同不够明晰,文化志愿精神价值尚未得到充分彰显。”市文广新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志愿服务宣传力度不够,没有形成浓郁的志愿服务氛围,导致社会对文化志愿服务认知度比较低,很多人不了解或者了解甚少,是直接导致人们不主动参与文化志愿服务的一个重要原因。

  文化志愿服务,根本上是一种文化价值的选择和认同。对于文化志愿者群体而言,构建一定的共识空间是凝聚社会认同感不可或缺的元素。需要达到“自我”与“他者”认同的统一,共识才有构建可能。根据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文化志愿者通过志愿服务拓展社交能力,赢得社会尊重与认同,最终实现“自我”身份与价值肯定,达到满足人生需求的顶级层次。从“他者”的角度,人们从文化志愿服务中得到心灵享受,对文化志愿者产生高度认同。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我国一些发达地区,优秀的志愿者不但能获得一定的物质补偿,还享有极高的社会荣誉,得到行政官员的表彰与接见。同时,文化志愿的服饰、证书等作为传播文化志愿精神的重要载体,能赋予拥有着较高的社会约定的、有合法保障的价值。比如吉林省,基层文化志愿者出行、休闲、消费、阅读、交流、培训都有相应的免费或优惠等专项服务。

  这种氛围很重要,其实我市也正在积极努力地构建中:每年,市博物馆、图书馆年底都会按照当年志愿服务时数统计,评选出优秀志愿者,并颁发荣誉证书。市图书馆也在积极努力建立志愿服务补贴制度,对于能坚持到馆开展志愿服务的志愿者给予交通及就餐补助。

  据了解,为使我市文化志愿者得到长效发展,全市各级文化部门要在广泛宣传文化志愿服务理念,积极培育文化志愿服务品牌,营造良好社会氛围;完善文化志愿者注册招募、培训管理、服务记录和激励保障机制,动员素质高的专业人士加入文化志愿服务队伍,加强对文化志愿队伍的相关专业培训;打造特色文化志愿活动品牌,提供适合不同群体口味的文化产品供给等方向上下功夫。

  对于服务经费限制长期志愿活动问题,要探索面向社会筹措经费的途径,建立完善的文化志愿服务经费的筹措机制和管理监督机制,鼓励社会机构、企事业单位、热心人士的捐助,通过活动冠名、产品支持、广告平台等途径,争取企业赞助;对于文化志愿者身份认同感,还要通过规范文化志愿者管理制度、培训管理制度、考核制度、表彰制度、奖励制度等来实现。

  大庆日报记者潘爽大庆日报记者孙娜/摄

责任编辑:左远红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