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庆在线  >  百湖文化  >  大庆风采图片
搜 索
大庆油田工程师迷上拍电影
2018-07-24 10:45:23 来源:大庆网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野墨,本名陆蔚刚,54岁。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他虽是一名油田技术干部,却以拍电影出名。

  他肯定不是大庆电影第一人,却是全市第一个民间影视工作室——凌弘影视的创建人。

  他那份对电影的执着,是少有的。

  如今,他除了是一名导演、编剧、影评人,还是市作家协会会员、市电影工作者协会副主席。

  近日,《老张小张访谈录》栏目组对野墨进行了采访。

  自学电影拍摄制作技术

  记者: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老张小张访谈录》,来到本期节目做客的是资深的导演、编剧、影评人野墨。请您做一下自我介绍。

  野墨:我现在就职于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开发研究一室,从事油田开发科学研究工作。

  本科就在大庆石油学院开发系,也就是现在的东北石油大学。

  记者:作为一名理工男,您是怎么喜欢上拍摄电影的?

  野墨:我在小学的时候,就喜欢画画,到中学的时候呢,又开始喜欢摄影,读高中,上大学的时候,迷恋上了写作,以诗歌为主。

  接触了电脑以后,我又迷恋上了计算机技术。

  等我到要拍电影的时候,写作啊,摄影啊,电脑制作啊,这些基础技术,我已经基本掌握了。

  记者: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电影的?

  野墨:其实在拍电影之前,我一直没接触过什么导演、编剧专业,拍电影纯粹是自己萌发出来的想法。

  这么多年,我掌握的电影拍摄制作技术,都是我自学的。没有花钱去学习,或者拜哪个师傅啊。

  现在要学什么技能,书籍啊,还有网上的教学视频,非常多。一些电影学院的教材,我也买了,都看了。

  记者:您作为一名资深的导演、编剧和影评人,您最喜欢的影片是什么呢?

  野墨:这么多年,看过的电影太多了,你要说最喜欢哪部吧,也不好说。

  我只能说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影响最深远的电影,是好多年前我上大学的时候看的,美国好莱坞导演希区柯克导演的《北方偏北》和《蝴蝶梦》。

  尤其是《蝴蝶梦》,给我的印象太深了,这个电影打造的氛围啊,人物啊,还有台词啊,情绪啊,都带有一种浓重的莎士比亚戏剧的风格。

  它带点悲剧色彩,尤其是女主人公丽贝卡,自始至终看不见这个人的真容,但是又无处不在。

  这种氛围,这种悬念感,给我的印象太深了。

  所以说,我现在拍的电影,哪怕很短,也要一波三折,然后到结尾,往往会设计一个出人意料的结尾。

  我的电影表现方法,应该说明显受到了希区柯克的影响。

  没有特别满意的作品

  记者:那您是从哪一年开始正式拍摄电影的?

  野墨:起步应该是2007年12月,那时候我还建了网站,叫油乐吧论坛。

  2007年12月搞年会,我碰上两个采油六厂的采油工。这俩小伙子,特别喜欢演节目,尤其是喜剧。

  然后我就跟他们唠,我说你们这么喜欢演节目,咱们合作拍个电影怎么样?结果,一拍即合。而他俩成了我第一部电影的主演。

  记者:到现在为止,您拍了多少部电影了,最满意的是哪一部?

  野墨:到目前为止,应该拍38部了,其实不止38部,因为有一些短的我给合成一个集子了。

  从拍摄质量上来说,还没有让我特别满意的,毕竟演员都是业余的。

  不过呢,2013年3月份拍摄并公映的影片《预言撞了谁的腰》应该表扬一下。

  这部影片,是根据当时2012年是世界末日的传闻产生的各种社会现象所编的。

  这部剧的这个演员哪,剧情的设计呀,台词呀,是之前那些电影比不了的。

  这个电影拍得很严谨,有大片的风格。一开头那个话外旁白一出来,效果非常好,而且男一号、女一号,表演非常放松,应该说是业余演员里头有史以来我最满意的两名演员。

  记者:除了这部,还有别的令你满意的作品吗?

  野墨:再有一个比较满意的呢,就是今年一月份公映的《贼聪明》,是个30分钟的。

  这部电影与以往最大的不同是更注重用画面讲故事,电影里有时两三分钟,甚至五分钟之内一句台词没有,却让人从内心深刻领会了画面语言。

  更重要的是,这部《贼聪明》电影演员贼聪明,这四个主演,从来都没演过正式的微电影。

  不过,他们非常下功夫跟我这个导演配合,最终把这个故事演绎得非常精彩,咱们油田的四位职工真的贼聪明!

  困难多但这事很有意义

  记者:拍了这么多部电影,是不是也遇到过很多困难呀?

  野墨:困难是那样啊,杂七杂八很多,概括了也就那么几个。

  第一个肯定是资金方面困难。尤其是早期拍摄,高档的设备买不起,都是挣工资的,你想提升设备很困难。

  后来实行了会员制,每个人拿几百块钱凑一下,提升了一些基本的设备。

  现在的困难是,拍了十年,走到网络大电影的门槛前,咱们需要走向市场啊。

  网络大电影,大家都明白,需要找投资,要继续提升电影规模和质量的时候,就卡住了。这是当前的困难。

  第二个是人员困难,就是演员都不是专业的,专业的都去跑专业市场去了。

  他们的观念吧,一直都没变,来找我拍电影,就是想当明星嘛。最基本的想法是希望到我这拍电影,能出名,还能拿片酬。至少中午能免费吃盒饭,这是很朴素的想法。

  但我这不是商业组,而是市民电影文化组,你要光靠我自己掏钱肯定不行。头两年拍电影,基本上吃饭都是我自己掏钱,已经搭很多钱了。

  记者:不挣钱还搭钱,家里人能理解吗?

  野墨:总体来说还是理解包容多一些。因为我搞的电影文化,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尤其在咱们大庆,市民原创电影嘛,相对来说是比较稀缺的,事情很值得去做,总得有人去做。最起码是一种文化建设。

  记者:如果有商家想在您的电影中植入广告,您排斥吗?

  野墨:首先,我得看是什么样的广告。健康的,对市民文化生活有良好推动作用的,不违法的广告,我不排斥。

  我排斥的,是那些虚假的不良广告。

  记者:您刚才也提到了,经费问题是现在您面临的比较大的一个问题,您怎么来平衡收支呢?

  野墨:客观来讲,我现在不能考虑投入和产出,如果仅仅为了逐利,我的电影恐怕早就拍不下去了。

  我热爱电影,我喜欢这种劳动创造,还有与他人分享的快乐,它能丰富你生命的厚度,我觉得做这个事,非常有价值。

  对于人生中有意义、有价值的事,你不能去严格算钱。

  当然,花费要在承受范围之内。

  换个角度看,这些电影拍出来后所带来的满足,并不是钱能衡量的。

  新媒体记者张福先张雪莹

责任编辑:左远红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