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州县 肇源县 林甸县 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 萨尔图区 龙凤区 让胡路区 大同区 红岗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庆在线  >  教育考试  >  教育资讯
小饭桌:家长们的无奈之选 从业者的"不堪重负"
作者:    来源:大庆网-百湖早报     频道主编:左远红
  

  “小饭桌”,是校外托管场所的俗称。

  主要是为在校学生提供课外接送、就餐、休息等服务。

  一方面解决了学生家长因工作生活紧张无法照顾孩子生活学习等问题,另一方面也为一些人提供了就业渠道和机会。

  然而,小饭桌在火爆的背后,也备受争议。

  无照经营、卫生不达标等问题,让家长们对小饭桌“爱不起来”。

  想说爱你不容易

  兰女士夫妻俩,是双职工。

  一个在银行工作,一个在油田外围工作。

  孩子如今上一年级,午晚饭以及上下学的接送,成了全家的重中之重。

  老人身体不好,无法帮忙接送孩子。

  小饭桌成了夫妻俩的首选。

  然而,从开学到现在,两口子还没选到“中意”的小饭桌。

  大约走访了二十多家,每家都或多或少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要么,是没有任何营业手续,要么,是只负责课后作业不带餐。

  唯一一家整体不错的,环境挺好、伙食也挺好的,价格却不菲。

  中午晚上接送孩子,再加两顿饭,一个月要小两千。

  对于兰女士家来说,差不多是两人工资的三分之一。

  维持三四个月还可以,长此下去,实在难以支撑这笔开销。

  赵先生家住新村百湖花园小区,孩子上二年级。离婚以后,赵先生自己带着孩子生活,平时工作忙,只能将孩子送到小饭桌。

  说到送孩子去小饭桌,赵先生一脸无奈。他说,学校老师三令五申不让孩子在小饭桌写作业,我晚上下班到家就将近六点。把孩子从小饭桌接回来,到家就得六点半。

  陪着孩子写作业,再洗漱,每天上床睡觉,都得将近十点。

  孩子每天都睡不醒,赵先生无奈,只能让孩子在小饭桌完成作业。

  记者以学生家长的身份,走访了新村、让区、龙凤二十多家小饭桌。

  绝大多数小饭桌,都开在居民区内。当记者问及经营资质时,多家避而不谈,极少数搪塞说正在办理。厨房的卫生,多数也“难以入眼”。难怪家长们对小饭桌想说“爱你不容易”。

  竞争激烈压力大

  对于小饭桌的经营者来说,他们也表示很无奈。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营者说,不是不想办经营资质,可是太难了。

  现在,小饭桌遍地都是,竞争特别激烈。

  你想开高端的小饭桌,租个门市房好好装修一下,办下各种经营资质,投资特别大。

  他在开设小饭桌前,也有过这样的想法。

  可是问了一些门市的租金后,他放弃了。

  一个近百平米的门市,好点地段的年租金要7—10万,而且,根据经营项目确定一次性租多少年。

  某小区的门市若开小饭桌的话,需要签订三年的合同。

  而且,教育、食药监等部门也需要办手续。

  租三年门市,再加上装修置办物品等,没有三十万开不下来,对于上有老下有小的他来说,投资确实很大,并且,开个这样的小饭桌,可能面临招不上学生。

  把孩子送小饭桌的,多是普通工薪家庭,父母没时间收入有限,小饭桌开销如果超过1000,就很少有人问津了。

  记者也确实看到,很多起名为教育机构的小饭桌,确实有资质,但生源很少,面临关门。

  小饭桌何去何从

  那么,居民区内到底能不能开设合法的小饭桌呢?答案是可以的。

  记者在食药监局了解到,想办理证照的小饭桌,在取得住改商居民证明后,可以申请办理校外托管机构工商营业执照,在获得营业执照后,要申请办理食品小经营店许可证,申请期间要依据《食品安全法》规定布置硬件软件设施。

  “小饭桌”的社会刚需、群众需求,靠单一的取缔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如何让“小饭桌”市场在行业自律和有效监管下,回归到规范管理、合法经营、良性竞争、市场准入的轨道上,让它真正变成一个有益于学生成长的健康平台,既需要政府与社会统筹协调,也需要政府管理治理创新,更需要技术层面的软支撑。

  “小饭桌”的监管工作是食品安全、学校卫生与义务教育工作的延续,也是社会稳定、国计民生等重要组成部分。

  应通过加强监督管理,不断提升“小饭桌”的品质、品德,丰富和完善它的内涵外延,使它能更好地为学生服务、为教育服务。

  百湖早报记者张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