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庆在线  >  今日大庆  >  生活资讯图片
搜 索
当初弃女抛狠话 老迈讨要赡养费? 这案怎么判
2018-10-11 11:55:19 来源:大庆网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父母抚养儿女长大,儿女赡养父母,都是法定义务。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有父母未能对儿女尽到抚养责任,儿女是不是就可以不履行赡养义务呢?

  这样的难题,被让胡路区法院婚姻家事法庭的法官遇到了。

  古稀老人起诉:女儿“不孝”

  70岁的朱某年轻时是个招风的人物,从单位辞职经商,赚了不少钱,老婆也换了好几个,可他万万没想到,人到暮年,成了孤家寡人,还一身病,吃住都成了问题。这时,他想起了与第一任妻子所生的两个女儿。

  去年冬天,朱某到让胡路区法院婚姻家事法庭起诉了自己的两个女儿,称自己年老体弱,亲生女儿对他不管不问,要求每个女儿每月支付赡养费1000元。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主审法官发现案情比较复杂,调解要比判决效果好。在法官对当事人多次调解未果的情况下,带着原告来到了华姐调解室。

  调解员华姐接待了他。原告朱某70岁,伴有脑血栓后遗症,走路是一点点地往前挪动,说话也不是很清楚。在他的陈述中,调解员了解到,他当年从原单位辞职,下海做生意,辞职后没有交养老保险,现在无房、无退休金,两个女儿也不认他。他找到了原单位,可原单位早就解体了,于是他找到了居委会,可是原来的房产离婚时判给了前妻,居委会只能从中调解,效果不佳。就这样,朱某只能将两个女儿告上法庭。

  女儿反驳:他年轻时没养我们

  听完当事人朱某的陈述后,调解员华姐先安慰好朱某,然后给他的两个女儿打电话。两个女儿在电话中对华姐倾诉了自己不愿支付赡养费的缘由:父母在姐妹俩一个五岁、一个两岁时离婚。离婚后,大女儿茉茉归父亲抚养,小女儿莉莉归母亲李某抚养,可大女儿在朱某那里无人照顾,不久后回到了母亲李某身边。李某带着两个孩子,多次找到朱某索要抚养费,朱某总是以各种理由,一分不给,并说孩子他不管,自己老了也不需要女儿养老。无奈之下,李某带着两个女儿与刘某组成了新的家庭。在孩子的心目中,继父才是父亲,而亲生父亲根本没有尽到父亲应尽的责任,所以她们不愿支付赡养费。况且,朱某不是无房子、无家庭,而是他再婚后生的子女不管他了。

  听完朱某女儿的陈述后,华姐又与朱某进行了面对面的沟通,朱某说他现在的儿子和他没有血缘关系,是再婚后的妻子带过来的。再婚后所生的女儿还小,所以才向两个女儿讨要赡养费。

  华姐向茉茉和莉莉转述了朱某的话,姐妹俩实在不能接受。第二天,二人和母亲李某一起来到了华姐调解室。李某说,当年朱某有了一些钱,人就膨胀了,根本不顾家,还总与自己吵架。迫不得已,自己才同意离婚。本以为自己和女儿们再与朱某没有瓜葛,谁知没有给过孩子们父爱的朱某老了后,却来破坏女儿们的生活。尤其是小女儿莉莉,担心别人瞧不起自己,一直对婆家人说继父刘某是他的亲生父亲,如今朱某突然出现,谎言被揭穿,婆家人认为莉莉人品有问题,导致夫妻矛盾不断。而且,两个女儿都靠打工维持家庭生活,哪里还有多余的钱给朱某呢?

  茉茉也说,想起当初父亲对自己的不管不问,直到现在,心还在痛。

  莉莉说,她对朱某几乎没有印象,朱某也没给过姐妹俩抚养费,如今突然出现,让她们养活他,真是心有不甘。

  说到伤心处,母女三人抱头痛哭。

  华姐也跟着心酸落泪,直到三人平稳了情绪,华姐才开始继续了解情况。

  姐妹俩认为,朱某的儿子是他与第二任妻子结婚前就怀孕的,从出生开始,这个孩子就生活在朱某身边,也是以朱某儿子的名义被企业招工的,朱某儿子理应承担赡养责任。

  调解:女儿每月向父亲支付500元生活费

华姐调解室的墙壁上挂满锦旗。

  这些事,无论谁听了,都会对朱某年轻时的做法表示愤慨,对母女三人的遭遇表示同情。但是,光感情用事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华姐决定先从人情、亲情入手,讲法理。

  华姐说:“善良是人的本性,遇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很多人都会伸出手,给予他们力所能及的帮助。我的微信朋友圈里经常会出现因身患重症需要众筹治疗的信息,每次我都会捐个几十元。虽然我并不富有,但是我觉得我比他们强,起码我还有健康的身体,还有赚钱的能力。我相信茉茉和莉莉也是一样。同样,你的父亲如果是一个陌生的求助者,我会给他捐款,相信你们也会帮助他。目前的情况是,他需要帮助,而且是与你们有血缘关系的人,你们如果无动于衷,良心上也过不去。”

  在情理上如此,在法理上也是一样。《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抚养教育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抚养费的权利。

  “当年,你们的父亲没有尽抚养义务,是他的不对,虽然你们也曾强烈要求他履行抚养义务,但是最终他没有履行,你们也未采取进一步措施。现在已经时过境迁,他肯低头求你们,说明他已经深深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从他对调解室的工作人员痛哭流涕时,就能看出他有悔过之心。”华姐语重心长地说。

  “另外,《宪法》规定,成年子女有赡养扶助父母的义务。《婚姻法》也规定,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因此,如果此案由法院进行判决,你们还是要给父亲拿赡养费的。”华姐说。姐妹俩低着头不作声。华姐感觉自己的话对她们有作用,她继续说:“如果因为你们的拒绝,他发生了意外,你们受得了吗?他毕竟是你们的亲生父亲。即使他有千万个错误,如今他毕竟向你们低头了,也意识到自己错了。他不抚养你们是他的错,你们也要像他一样错下去吗?”

  姐妹俩开始低声啜泣。后来,华姐又与两姐妹及朱某另外两个子女进行沟通。女儿与父亲的关系逐渐缓和。几天后,姐妹二人都同意每月向父亲支付500元的生活费,并给父亲合租一处楼房,朱某撤诉。记者了解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交流的增多,现在,父女之间的关系正在逐渐改善。

  (文中当事人除华姐外均为化名)

  大庆日报记者陈春霜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左远红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