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庆在线  >  今日大庆  >  大事小情
搜 索
疫情中的大庆面孔:重症病房的医生与护士
2020-02-12 10:23:47 来源: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东北网2月12日讯(记者郎艾迪)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像一块巨石坠落,打破了我们原本平静的生活。

  防控疫情,是大庆市“头等大事”。作为全市确诊患者的定点救治医院,市第二医院就是防疫的战场。市委、市政府举全市之力,抽调来自油田总医院、龙南医院、人民医院等精干力量,参与确诊病例救治。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在大庆防护最严密的重症病房,来自不同医院的医护工作者,打响了一场众志成城的疫情阻击战。 这些行走在刀尖上的英雄,每一个,都值得我们铭记。

  油田总医院派遣两批13名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上“战场”

  “只要患者转危为安,我们冒点风险又算得了什么”

  “在里面遇到紧张情况需要处置,有时候顾不上那么多,我们无法保证自己一定没有被感染。”作为第一批支援二医院的医疗小组成员,油田总医院ICU副主任医师和院里护士曹雪娇、顾航,值了重症患者被转运来后第一个班。其中一名患者,呼吸窘迫已经非常明显,经鼻高流量吸氧(HFNC)血氧饱和度仅能维持85%。

  “我们立即抢救。经过调整HFNC的参数,充分气道湿化、痰液引流等治疗措施,患者血氧饱和度升高至96%,情况看起来稍有好转。可是病毒性肺炎重度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仍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患者远远没有脱离危险。晚上11点多,患者再次出现呼吸窘迫,血氧饱和度下降,我们必须立即对其进行气管插管,辅助机械通气。”金鑫说,曹雪娇、顾航两个人反应很快,她们将患者床头放平,调试呼吸机,一系列操作下来,金鑫完成了气管插管,使得气道分泌物尽量少的暴露在空气中。紧接着,顾航、曹雪娇马上固定插管,为患者吸痰。患者生命体征趋于平稳,监护仪报警声停了下来。

  “这时候,我们才有时间互相检查一下防护装备是否完整。”这次事件后,很多人都问金鑫他们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通过空气飞沫都能感染病毒,气管插管相当于将气道开放。“只要患者转危为安,我们冒点风险又算得了什么?”这些天,重症患者的病情一直不稳定,轮守的每个医疗小组都在努力救治,一刻不敢放松。一名患者腹泻,大便弄到了衣服和床单上。在没有湿巾的情况下,护士曹雪娇用卫生纸沾着清水为患者清洁肛周,安慰她不要紧,再协助二医院护士给粪便消毒。患者嘴里、鼻子里有分泌物了,她就像照顾婴儿一样轻轻擦掉。护士顾航因为来ICU,临时给孩子戒了奶。来这里的第二天早上,她就着凉流鼻涕,但她说什么都要坚持到岗。她戴着口罩尽量不低头,怕低头时鼻涕流下来没有办法擦。每次交完班后,她都捧着杯子一直喝热水,说这样能很快好起来。护士魏爽的姥姥去世了,妈妈怕她分心耽误工作,直到完成救治任务被隔离的时候才告诉她,魏爽没能见姥姥最后一面。在三甲医院紧急支援二医院的队伍里,只有两名男医生,金鑫便是其中一个。防护设备紧缺,防护服做不到因人而异。身高1.84米的金鑫,只能“缩”在比自己小一圈的防护服里。动作稍微大一些,都可能出现身体的暴露,特别是坐下的动作,更是得小心翼翼。加上前后交接班的时间,每个班值下来要6个小时。当他走出隔离区,终于可以坐下想喝杯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弯不下腰了,僵硬得像一根竹竿,要靠同事的搀扶和简单按摩才能正常行动。因此,被同事们戏称为“竹竿医生”。

  据了解,截至2月8日,油田总医院先后派遣两批13名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支援市第二医院,协助该院建立起了ICU病房,提供了血滤机等重症抢救设备,为该院医护进行了感控、检验技能培训。其中一人为护理管理专家,协助完善隔离病房管理及相关制度。目前,省级专家、油田总医院ICU主任王舟也入驻市第二医院工作,负责危重及住院患者诊疗方案研究制定。

  市人民医院4学科两批次12名医护人员紧急到位

  “那一刻,不管来自哪个医院的战友们都过来了,大家的劲儿是往一处使的”

  “还好,我担心的都没有发生。”2月9日,记者拨通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陈慧妍的电话,她正在隔离宾馆内,接受14天的医学观察。陈慧妍所说的担心的事情,便是自己的老毛病了。今年42岁的陈慧妍患有甲亢,压力大,休息不好的时候,身体就会发出预警,心慌,手抖,浑身没劲儿。担心自己在救治一线身体出现状况,她偷偷给自己加大了药量。“关键时刻,不能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掉链子。”陈慧妍说话很幽默,也很爽朗。

        1月31日,作为医院第一批医疗支援小组成员,陈慧妍和其他5名同事来到了市第二医院,与两名护士同班。

  “她们都还是孩子,我得把她们安全带回来,危急时刻不能让她们有危险,不管心里压力多大,都得一脸淡定。”说到这里,陈慧妍情绪有些失控,在电话里哭了起来。其实,陈慧妍口中被称为“孩子”的护士们也都是“80后”。一句“孩子”也道出了陈慧妍的担当。在ICU病房里,有什么急、难、险的处置,陈慧妍都会让她们避开,自己动手操作。痰液是新冠肺炎患者的传染源之一,接触后被感染的风险大大提高。病房里,一名患者痰液过多需要处置,陈慧妍为患者吸痰,痰液喷溅在陈慧妍的防护屏上,她没有躲,依旧进行完了整套操作。“不仅是呼吸的气溶胶、痰液,血液、粪便都是传染源,在病房里,你要总和这些东西打交道,往哪里躲?”陈慧妍说,虽然至今想起这些事,会心有余悸,可在救治现场,真的没有时间想是否危险,因为医护的责任永远就是救人!好在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战友们的陪伴。在危险的时候,这份情谊超越了院际间的界限。

  一名体重较重的患者便秘,肚子胀得厉害,浑身管路多,周身水肿,陈慧妍决定为其灌肠,这是缓解胀肚最有效的方法。可是,患者又不能翻身,该怎么办?在不动患者体位的情况下,只有将患者抬起来。“那一刻,不管来自哪个医院的战友们都过来了,大家的劲儿是往一处使的。”陈慧妍说,患者排出了很多粪便,喷溅得到处都是。没有人嫌脏,大家动手一起清洁现场。在救治一线这些天,陈慧妍认真地教第二医院没有重症监护经验的护士如何采血气,调整呼吸机操作等。ICU病房物资紧缺,她从医院带去血气针、呼吸机过滤器、肠胃营养泵等物资。长时间穿着隔离服,不能穿脱,不能上厕所,防止“意外”发生,陈慧妍他们都穿着纸尿裤。“谁也不会笑话谁,因为大家都这样。先保证患者安全,之后再收拾自己吧。”不能喝水,汗水每天又都湿透衣襟,导致陈慧妍身体严重缺水,“我的脸就像树皮,都不敢照镜子”。虽然在宾馆隔离,但是陈慧妍还会坚持跳操,她说这样才能让自己尽快恢复体力,以备再战。据了解,截至2月8日,市人民医院已经选派重症医学科、神经重症医学科、心内重症医学科、新生儿重症医学科两批次4组12名医护人员进行支援,并根据救治需要,不断充实和调整支援队伍。

  龙南医院3学科4批次16名医护人员前来支援

  出发前递交“火线入党”申请,能战斗在一线很自豪

  “2月3日凌晨1点,我们终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昨晚8点到12点的值班,真是一场生死时速。一个患者呼吸衰竭进行性加重,高流量吸氧已经不能满足氧合需要,必须气管插管。虽然我脸上戴了N95口罩和护目眼镜,与患者近距离面对面接触,仍存在痰液喷溅和气溶胶传染的风险,不得不又戴上面屏保护。麻醉、镇静、肌松,护士张雪动作干净利落,我置入喉镜片、挑起会厌、暴露声门、气管插管顺利插入。史晓菁马上帮我固定口咽通气管、连接呼吸机。我们是配合了多年的老搭档,在这个分秒必争的时刻,感谢她们都在我身边。”这是龙南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高亚楠战“疫”日记中的一部分。

  1月30日17时52分,高亚楠接到命令:市第二医院需要支援,马上收拾随身物品,向医务科报到。半个小时后,高亚楠跟另外两名护士——张雪和史晓菁在医院汇合。出发前,高亚楠做出了人生中重要的决定:郑重地向党组织递交了“火线入党”的申请。“我和爱人两地分居,无牵无挂,我年轻,精力、体力、经验都具备条件,需要重症人冲的时候,我们必须上!”高亚楠说,虽然做好了准备,可真正的“战场”却永远不是风平浪静。ICU里的患者病情变化很快,有一名患者血压不平稳,需要增加静脉通道,可是年龄大,血管条件极差,浑身找不到适合留置针的血管,高亚楠决定深静脉穿刺。

  “护目镜上了哈气,眼前一片雾气腾腾。两层防护手套外面,还要戴一层无菌操作手套,严重影响触摸定位。”高亚楠凭借经验,最终置管成功,当直起腰的时候,汗水已经湿透了肩背。“史晓菁的手长时间戴手套后过敏起红疹,又疼又痒,让人看着都心疼。我把照片发给主任张桂霞,主任难过极了,差点掉眼泪,一再叮嘱我们要忍耐,千万不能因为瘙痒弄破防护手套。”高亚楠说,难是难了点,但是能够在一线和战友们并肩作战,她很自豪,“和我一起来的张立志医生,一米九的个子,防护服没有适合他的尺寸,每次值班他只能站着,弯腰就会露出腰和脚踝。院领导经过慎重考虑,不得不让他回去,换了高长奎医生。没能战斗到最后,他遗憾极了。”“来这里的第二天早上,我们仨一觉醒来,发现微信朋友圈被我们出征的消息刷屏了。虽然视频里都戴着口罩,还是被不少人认了出来。”高亚楠说,同事们的点赞、转发和叮嘱,就像冬日的一道阳光,温暖着她们,总能让她们满血复活。据了解,截至2月8日,龙南医院已经选派重症医学科、神经重症医学科、急诊重症医学科4批16名医护人员进行支援,并根据救治需要,不断充实和调整支援队伍。

  市第二医院重症病区全员上战场

  “疫情不退,我们怎能回家?”

  “我正在会诊!”2月9日19时许,记者先后两次打电话给市第二医院重症病区负责人李国峰,他都在忙,一再和记者致歉。晚上9点半,他把电话给记者打了回来。“每天要负责相关人员、设备的协调工作,这个时候能稍微缓口气,歇一会儿。”防控疫情,市第二医院要组建ICU病房,今年44岁的李国峰临危受命,担任负责人,因为2018年他在北京学习过重症救治知识。“国家卫健委开视频会议,对医护人员进行培训……”李国峰说,从1月19日开始,他就像一台机器一样转了起来,便再也没有停下过,“真的太忙了,上面装着监控,下面打着隔断,那边还安装、测试设备,每天最多的时间要接上百个电话。”“什么事,快说!”那一段时间,只要接起电话,李国峰便催促着对方赶紧说事,他的时间按秒来计算。大年三十那天,李国峰开车拉着一家人准备去父母家吃年夜饭,接到了院里命令,立即赶往医院,开始筹建ICU病房。1月29日,ICU病房刚刚改造完毕,医护人员刚刚熟悉仪器设备,便有疑似患者住了进来。“病房一下子就满了,时不我待,所有人必须上战场。紧接着,重症患者也转了进来,任务更重了。”就这样,一场疫情阻击战在李国峰和同事们的世界里打响。“凌晨两三点钟睡觉很正常,即使睡了也总有电话不断打进来。几个小时不看工作群,早上起来几百条消息要读。”这么多天来,李国峰没休息过一天,没睡过一个踏实觉,更没有回过家,吃住都在单位。他忙到甚至没有时间给家里好好打一个平安电话,妻子的电话也是按了又按。知道他忙,妻子不忍打扰他,便通过朋友圈了解他的消息。“有时候太累了,又不想把压力转嫁到家人身上,就干脆不联系。”几天没有消息,妻子担心,给他发微信:“你哪怕发条朋友圈也好,让我知道你好不好。”

女儿写给李国峰的信

  “昨天,我姑娘给我发微信了,问我啥时候回家,说想我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李国峰哽咽地说:“我也想姑娘了。”“什么时候回家”,这是医护人员最怕听到的询问。“疫情不退,我们怎能回家?”李国峰有时进到隔离病房里,他安慰情绪焦虑的患者,“乐观的心态是最好的免疫药。”李国峰说,这也适用于他们。“关键时刻,都往前冲,没有一个人说不行,真的很感动。”李国峰特别感激兄弟医院的鼎力相帮,还有医院战友的“勇往直前”,“这是一场我们必胜的战役,只要我们众志成城,一定能打赢疫情阻击战。”

相关新闻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