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州县 肇源县 林甸县 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 萨尔图区 龙凤区 让胡路区 大同区 红岗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庆在线  >  医疗健康  >  大众健康图片
含泪捐出父亲遗体 让父亲以另一种方式活着
作者:    来源:大庆网     频道主编:左远红
  

  8月31日11时许,在龙南医院抢救室内,52岁的黄克强因心梗抢救无效离开了这个世界。黄克强去世后,儿子黄泽楷按照他的遗愿将其遗体进行了捐献。

  日前,记者见到黄泽楷时,他正在父亲单位整理父亲的一些遗物。看到记者,黄泽楷用衣袖擦了擦眼睛,想把眼泪止住,可泪水依然在眼眶里打转。父亲遗体捐献的决定让他很心疼,但他告诉记者,现在父亲正在用另外一种方式继续活着。

黄克强儿子展示捐献书。

  父亲三年前签了无偿捐献遗体志愿书

  “刚开始,我以为是开玩笑,都没当真。”黄泽楷说,早在2013年,父亲黄克强就表达过要捐献遗体的想法,可当时自己根本没把这事儿放心上,直到父亲提出要签无偿捐献遗体志愿书时,自己才明白,当初父亲是认真的。

  这一提议,很快遭到了黄泽楷和其他亲人的反对,“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有所损害,过世后就应该入土为安。”“做人要懂得感恩。”黄克强劝解儿子说,“你母亲去世那年,你才刚满16岁,咱爷俩多亏了单位领导和同事的帮助,没有大家的帮助,我们怎能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接受了别人的恩惠,就要想办法回报。我这辈子竭尽所能,也回报不了大家的恩德了。死后,也别白瞎了这副皮囊……我虽然志愿捐献,但能不能达成心愿,关键在你。”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2014年1月3日,在征得黄泽楷同意的情况下,父亲如愿签下了无偿捐献遗体志愿书,将遗体捐献给医学科学事业。

  父亲用实际行动留下两笔精神财富

  “虽然我们一家人都支持父亲的决定,但周围人却议论纷纷。”黄泽楷告诉记者,其实,当时父亲刚签下无偿捐献志愿书后就有很多人不理解,如今,也有人认为自己没有让已故父亲“落叶归根”,作为晚辈是“不孝”。

  据了解,遗体捐献,有特别严格的规定。捐献眼角膜,必须在6小时内与红十字会取得联系,否则失效。捐献遗体,则不能超过24小时。

  黄克强去世时,黄泽楷从北京赶回家时已经是9月1日凌晨2点多,眼角膜已经无法捐献,此时如果不及时通知红十字会,黄克强的遗体也很有可能不能完成捐献。

  “赶回家后,我们一家人左右为难,捐,被别人说‘不孝’,不捐,违背父亲生前意愿,那也是‘不孝’。”黄泽楷告诉记者,在和亲人简短商议后,黄泽楷还是立刻通知了红十字会。9月1日6时许,齐齐哈尔医学院的车来到了殡仪馆,父亲最终完成了他遗体捐献的心愿。

  “父亲把身体捐了出去,用实际行动给我留下了两笔精神财富,一笔叫知恩图报,一笔叫不离不弃,这些财富,我一定会好好珍惜。”黄泽楷含泪说。

  遗体将成为医学院校解剖课上的无语良师

  “黄泽楷父亲的遗体,将成为‘大体老师’。”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器官捐赠主要用于移植,可以直接实现治病救人的目的,相对来说对捐赠者的年龄、病史、死亡情况、器官质量等要求更高;而遗体捐赠主要用于医学事业,成为医学院校解剖台上的无语良师,让更多的医学生乃至临床深造的医生有更多的机会参与业务培训,提升自身医学技能,对捐赠者的要求较低。

  “几乎所有医学生都离不开‘大体老师’的栽培,认识第一根神经、切开第一条动脉、熟悉第一个脏器,它们无声地在解剖课上教会医学生读懂生命的意义。”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分校解剖学专业的王教授说,就拿神经外科手术来说,正常人颅内有脑组织以及非常复杂的血管组织,稍有不慎就会导致残疾乃至死亡,医学生如果没有足够的实践训练,课本知识不足以让他们走上手术台,而一具遗体可进行从前到后、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不同角度位置的14台以上高难度颅底手术,帮助医学生快速了解颅底结构,而有了解剖实践,医学生能力将显著提升。

  然而,现在仍普遍存在教学所需遗体量无法满足的情况,一些医学院平均15-20个学生才能解剖一具遗体。

  除解剖教学之外,遗体捐献后的主要流向为临床病理诊断及解剖、塑化教学及科普教育展览等。

  大庆日报记者王翠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