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州县 肇源县 林甸县 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 萨尔图区 龙凤区 让胡路区 大同区 红岗区
您当前的位置 :大庆在线 > 城市转型 > 接续产业图片 正文
“福瑞邦”:从卖药到制药的裂变
作者:    来源: 中国石油网     频道主编: 曲慧
  

  15年,从1到100;142天,从卖药到制药;4年,从3亿到150亿

  “福瑞邦”:从卖药到制药的裂变

  15年,从1到100,开疆拓土的福瑞邦脚步一直没有停歇

  自己亲手打碎铁饭碗的苏庆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和八竿子拨拉不着的“药”结下不解之缘。

  那还是1999年10月的一天,由于气温骤变,身体有些不舒服,苏庆走进市区一家规模不小的药店。药店里没几个顾客,一个个营业员无精打采地挤在柜台里,苏庆问了几种感冒药,不是断货,就是支支吾吾说不清药品的规格、产地。问得多了,一个营业员有些不耐烦了,用鼻子哼了一下说:“反正就这几种药,都摆在这儿呢,愿买就买,不买拉倒。”紧接着,一句更为刺耳的话从这个营业员的嘴里冒出来:“要不以后您就自己开药店吧,想吃啥药进啥药。”听了这句话,苏庆的火腾地起来了,脸胀得通红,但他还是忍住了。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那个营业员不无讥讽的一句话让苏庆仿佛灵魂开壳,连日来一直苦苦选择创业项目的他,一下子清晰起来。对,开药店,不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吗!

  后来的事实证明,苏庆那一刻大脑的灵光一现和后来的抉择是正确的。因为当时正值国家着力推进医药市场体制改革,打破了原有的医药售卖国营一家独揽的模式,鼓励个人参与市场竞争。

  说干就干,租场地,跑执照……进药品,1999年12月的一个雪花飘飘的日子,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响过,座落在让胡路区昆仑副食商店一楼、占地面积1500平方米,堪称大庆地区规模最大的一家个体零售药店开门纳客。

  开店容易经营难,苏庆清醒地意识到,要实现药店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广纳人才,而对于一个医药行业的门外汉来讲真是难上加难。更让苏庆挠头的是,受长期的计划经济思想影响,大多大庆人端惯了铁饭碗,只要一谈到就业,就把目光盯在市政机关和石油石化中直企业身上。因此,药店开业后摆在苏庆面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用工荒”。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大庆找不着人,就到别的地方挖人。苏庆先后组织几路人马,奔赴哈尔滨、齐齐哈尔、绥化等地,引进了医药相关专业的毕业生30余人,又主动登门,用诚心打动了一些经验丰富、资历颇深的医药行业管理者、老药师“出山”,稳固了福瑞邦药店的四梁八柱。

  转过年,踌躇满志的苏庆成立了大庆福瑞邦医药有限公司,实现了药品的自采,降低了经营成本,保证了药品质量。2001年,又在哈尔滨成立了黑龙江省福瑞邦医药有限公司,成为向外拓展的排头兵。

  在扩张经营上,福瑞邦的胃口越来越大,2004年又在7家连锁药店的基础上创建了福瑞邦药房连锁有限公司。自此,福瑞邦药房连锁店开始了它惊人的拓展和稳健的复制,到2014年9月,福瑞邦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已经拥有连锁药店100家,遍布大庆全境及毗邻的安达市。

  142天,从卖药到制药,精英荟萃的福瑞邦实现了美丽蜕变

  机会总是垂青那些有准备的人,苏庆和他的伙伴们正是这样的人。

  在开办连锁药店的十几年时间里,东奔西走的苏庆和福瑞邦的管理者们与全国4000多家制药企业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多年的业务接触和往来使他们意识到,尽管福瑞邦连锁药店的发展如日中天,但是药品零售业毕竟处于整个医药产业的下游、链条的末端,产品附加值低,单纯靠”摊大饼”式的扩大连锁店数量,无法助推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如果再这样下去,最终福瑞邦将会毫无悬念地陷于无店可扩、看摊守业的尴尬局面。

  2011年的春天来了,大庆市把生物医药列为经济转型的一个支柱产业,提出了要把大庆打造成黑龙江省生物产业基地的战略思想。

  福瑞邦敏锐地嗅到了这缕春风,再次抓住机遇,向拥有更高附加值的产业上游——制药领域挺进。

  从“卖药”到“制药”,那是两个截然不同、几乎没有任何关联的产业,企业转型等于从头再来,摸着石头过河。

  福瑞邦的决策者们于是走江苏、闯上海、下扬州,走遍了全国医药制造业发达的地区。考察过程中,大家发现南方地区无论是医药制药理念、技术,还是人才引进、政府支持、发展环境都优于北方,也更适合医药制药产业的发展,选择的天平也一点点倾向南方。但决策层权衡再三,最终毅然抛弃了在杭州建厂的想法,做出了一个极富冒险性的决定——在本土大庆市高新区建设生物产业园。

  大家深知,这些年来福瑞邦的迅猛发展,离不开大庆这片沃土的滋养,更何况在大庆创业,本身就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先天优势,这也是南方城市所无法比拟的。

  2011年3月20日,福瑞邦生物产业园在高新区打下了第一根桩。仅仅142天,11栋单体20万平方米的建筑便拔地而起。

  园区搭建起来了,设备购置进来了,福瑞邦开始大手笔、大血本招募医药制造行业的高精尖人才。哈药生物原班管理、生产团队以及原美国第一大生物制药企业安进公司研发总监杨晓明博士带领4人专家团加盟福瑞邦,这也是大庆“千人计划”专家引进的第一人。

  2014年8月13日,大庆市委、市政府举行隆重仪式,为杨晓明博士及其团队兑现政策待遇,当场给予杨晓明博士120万元安家费、每月5000元学术补助,同时给予杨晓明博士团队300万元经费资助。

  同年,在澳大利亚从事多年生物研发工作的张杰博士也毅然放弃了异国的优越生活,回到国内,加入了福瑞邦团队。

  目前福瑞邦已汇集博士7人、硕士研究生70人,形成了95%以上本科学历的高端梯级人才团队。

   4年,从3亿到150亿,化蛹为蝶福瑞邦扬帆远航

  福瑞邦的信条是,要做就做最大的,要做就做最好的。

  目前规模宏大的福瑞邦生物科技产业园,集聚了抗体基因工程类药物产业化、肽类制剂产业化、靶向乳剂类产业化、植物组织细胞培养产业化“四大平台”,使福瑞邦正式跻身于一个集医药工业系统、医药商业系统、服务业系统于一身的综合性集团化企业。

  走进现代气息浓郁的生物科技产业园,最神秘的地方就是实验室了。通过动植物细胞和切片的工业化复制,生产大量的保健和治疗药品,是福瑞邦着力研发和主打的重要项目。

  “野山参珍贵吧,我们可以通过科技的手段,进行无限量的复制。”福瑞邦集团副总经理刘云成兴奋地告诉笔者,福瑞邦与韩国维特塞斯株式会社合作,可满负荷年产野山参培养根浓缩膏660万瓶。

  一脚踏进GSP标准成品储运功能区一楼,冷气霎时涌上身来。输送线上,一个个蓝色药品标箱“列队”前行,被自动分拣到指定区域。

  “恒温20℃以下,湿度45度到75度之间,保证药效最佳。药品冷链物流单体面积1万平方米,日吞吐量40万件。”刘云成如数家珍,“这里的设备几乎都是从美国、荷兰、德国采购的,共有9条输送线。”

  “一支抗癌药品,从国外进口需要25000块钱,买‘大庆制造’的同类产品5000块钱就足够了,一下子就省了20000块钱。”站在一旁的科研部员工李喜全不时插话。

  如今,福瑞邦这个伴随大庆经济转型成长起来的企业,将目标锁定为“全国最大生物医药产业链条经济平台”,正努力大步向前迈进!

相关新闻